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西崇福寺。龍象寺。香港觀音院

菩薩之家龍象護僧會。明德學堂自重自立自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僧傳---杯度  

2010-12-15 15:2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持杯渡水 亦戲亦真

 

 

荒野上,一個僧人輕飄飄地走著,邊走邊回頭看。後面幾匹馬在緊緊追趕,馬蹄踏起淩亂的塵土,驚得野鴉四處飛散。追趕的人不斷抽打著坐騎,但眼前的僧人就是可望而不可及,不由得破口大駡:“賊禿!管你吃管你住,還要偷!快把金像交出,不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!”僧人不惱,抖一抖破衣爛衫:“佛像本歸我所有,若不是三年前寄放在你鄰家,怎會被你敲去呢?”說完又邁步向前。走了幾步他站住了。
  
  前面是一條河,冷清清的沒有渡船。
  
  “看你往哪兒跑!”後面的人得意起來,施虐的欲望使他們的臉扭曲變形。被追的人放下背上的蘆圌(一種容器)。馬上的人越來越近,準備躍下身來。僧人從蘆圌中拿出一隻木杯。幾個人舉起鞭子,想像中的慘叫使他們心花怒放。僧人將木杯放進水中,然後蹬上去。來人面面相覷。僧人隨木杯向對岸漂去,沒有風帆,但輕捷如飛。
  
  一場追逐與奔逃到此結束了。那麼奔逃者是什麼人呢?他可不是偷雞摸狗之徒,而是一位大法師。因他有一隻木杯,常乘它過河,人們便叫他杯度。杯度過了河,拿著剛得來的金像,便離開冀 (今河北一帶)地界,一路行來,到了京城。
  
  這時候的杯度法師約有四十歲。他一身衲衣不知穿了多少年,一條條,一塊塊,幾乎遮不住身體。他說話顛三倒四,態度喜怒無常,有時在嚴冬敲開冰赤身裸體地洗澡,有時又在夏天曬太陽。上床時不一定脫鞋,到市井中閒蕩卻常常赤著腳。杯度的全部家當就是一隻蘆圌。當時京城的人見他瘋瘋癲癲,一不招納徒眾,二不講解經典,並不拿他當一回事。有一天,他逛到延閑寺法意道人處,法意專門為他準備了居室,杯度這才有了安身之地。
  
  但他似乎總閒不住。在延閑寺住了一段,便告別法意,要去廣陵(揚州)。杯度來到延步江邊,笑嘻嘻地要搭船,船主見他一身破爛,面露鄙夷。杯度便微歎一聲:“你我無緣,不必勉強,還是坐自家的船吧。”拋杯在水,哼一路吟唱,順流而去。
  
  杯度上岸,來到一個寧靜的村舍。村中一姓李的人家正舉行八關齋會,杯度見狀,便直入齋堂坐下。眾人一見這和尚形貌醜陋,皺一皺眉沒理他。李家主人出來,見正中庭放著個蘆圌,嫌礙事,想挪到牆角,可叫來幾個人都搬不動,只好作罷。杯度吃喝完畢,抹一抹嘴,提起蘆圌便走,到門口回頭一笑:“四天王將賜福李家。”他走了一會兒,剛才擠在杯度身後的一個小無賴說:“哎呀,肯定是神僧!他的蘆圌裏面,我看見有四個小孩兒,幾寸長,很端莊,穿的也是新鮮衣服。”“那你為什麼不早說?”眾人一臉懊喪,齋會也不做了,紛紛去追杯度,但己來不及了。直到三天后,人們才在村西看到他,見他正在蒙籠樹下打坐。李家主人跪在地上,將杯度請回家中,每天悉心供養。杯度並不認真守齋戒,喝酒吃肉,與俗眾無異。百姓紛紛來奉獻,杯度看看來人,有的伸手接下,有的便讓他原封帶回去。消息傳到兗州刺史劉興伯處,興伯派人請他,他便背上蘆圌到了兗州。其實興伯之意只在他那只蘆圌,對佛法他並不熱心。所以杯度一到,略作寒暄,刺史便讓衙役們舉那蘆圌,十幾個人一齊上,蘆圌仍是紋絲不動,杯度只在一旁微笑。興伯滿腹狐疑,他湊上前看,裏面只有一件破衲衣,一隻木杯,哪兒有什麼幾寸長的小孩兒!他問杯度,杯度笑而不答。
  
  在兗州幾天就住不下去了,杯度又回到李家。一個多月後,杯度早晨來忽然說:“我想要一件袈裟,中午要弄好。”李家馬上著手,忙著買布挑線,結果到中午還剩一隻袖子沒縫好。杯度看一看,只說一句“我到外面走走”,便出去了,到晚上也沒回來。這時全縣的人都聞到奇怪的香味。李家主人捧著袈裟愣了好長時間,才猛醒過來,帶著燈籠火把與家人四處尋找,一連幾天。後來在北岩下發現,法師已臥在破袈裟上死了,他的頭前腳後,都生出了鮮豔芳香的青蓮花,花一夜之間便萎謝了。人們將他與花合葬,李家出錢出物,用力最多。幾天後,有個從北邊來了人,說見杯度去彭城了,許多人不信,便開棺查看,裏面除了鞋襪,一無所有。
  
  杯度到了彭城,有個深信佛法的俗人黃欣把他請到家裏供養。黃欣家徒四壁,只有麥飯可食,杯度並不挑揀,照樣吃的很香,就這樣過了半年。一天冷不丁地對黃欣說:“你我真是有緣。我半年來頓頓得飽,不容易。現在請你準備三十六隻蘆圌,我要用。”黃欣知道法師喜歡蘆圌,但他要這麼多,一時犯了難:“家裏僅有十枚,其餘的恐怕無力去買……。”杯度道:“你只管去找,宅子裏面肯定有。”黃欣翻遍家裏每個角落,果然找到三十六枚,但多數都破破爛爛。等黃欣再定睛一看,頓時愣了:一個個都變成新的。杯度將它們密封好,過了一會兒,便讓黃欣打開來。黃欣邊動作邊驚叫:裏面都是錢財布帛,算一算能值一百萬。事情傳揚開,人有說這是杯度人身到別處化緣得來的,又拿來施給黃欣,究竟怎麼回事,誰也不知道。過了一年多,他辭別黃欣遠去了。
  
  一個多月後,杯度回到京城。他稍事停留,便又到吳郡(今蘇南一帶)。杯度一路上走走停停,他在河邊看見釣魚的,便悄悄過去中蹲在一旁,“施主,給一條魚如何?”釣魚的眼皮抬也不抬,只盯著他的魚漂兒。“給一條吧……”釣魚的順手摸起一條死魚:“去吧去吧!出家人要魚做什麼?煩人!”杯度接魚在手,站起身來,拿著魚來回擺弄:“魚兒魚兒,碰見我算你有福氣。”將魚扔進水裏,魚兒潑啦啦地遊走了,釣魚的到天黑一條也沒釣著,氣得要命。
  
  杯度走著走著,又看見網魚的,便笑嘻嘻地走過去。“施主啊,給條魚吧,我三年沒吃飯啦,死了也行……。”網魚的還沒等他說完,便破口大駡:“哪里來的骯髒禿驢!快滾開!你三年沒吃飯,你生下來就沒吃過飯與我有什麼關係?快滾!別壞了我的好運氣!”杯度倒退一步笑道:“嘿嘿,不給就不給,何必把來生的火也發出來呢?”他順手摸起兩個石子,扔到網裏。頓時,便有兩條水牛在裏面抵架,兩條牛仿佛前生有宿怨似的,抵得難分難解。誤入網中的魚兒紛紛游走,魚網成了碎片。網魚的又急又惱,抱頭痛哭,再抬起頭,水牛和僧人都不見了,只有破網片掛在水草間。
  
  杯度到了松江邊,仍用木杯渡河。他遊歷了會稽、剡縣,並登上天臺山,數日後返京。
  
  杯度在京城並不久留,他行蹤從來不定,甚至皇帝要詔見,他也不加理會。南州有一陳姓人家,衣食富足,杯度便受其供養。陳氏一天聽說都城也有杯度,父子五人都不相信。於是幾個人前去驗看,果然與自家杯度一模一樣。陳氏給他擺上一盒蜜薑,以及刀子、薰陸香、手巾等物。杯度吃完蜜薑,其他未動。五個人懷疑這是自家那一個,便留下兩人守著,另三個回家。家裏的杯度仍在,膝前也有香、刀子等物,只是沒有蜜薑。杯度見三人來,微微一笑:“刀子純了,給我磨一磨如何?”不久,都城兩人回來,說那個杯度到靈鷲山去了。杯度忽然要兩幅黃紙寫信,寫出來的東西沒人認識,陳氏小心翼翼地問:“上人寫的是什麼?”杯度笑而不答。
  
  吳郡的朱靈期出使高麗回來,船順風漂泊,走了九天望見一洲,上面山巒高大,雲霧繚繞。靈期帶人入山采薪,見有道路,便沿路而行,準備行乞。走了幾十裏,便聽見磐聲陣陣,並聞到細微的香氣。再走便見一座華麗的寺廟,有十幾個石頭僧人。眾人覺得奇怪,便在禮拜焚香,然後返回,剛走幾步,便聽見後面唱經的聲音,再回頭,十幾個又變成石人。靈期等人紛紛慨歎:“這肯定是聖僧。我們罪人是無緣相見的。”於是竭誠懺悔,再去時就見到了真人。聖僧留他們用飯,吃完後,靈期等叩頭致謝,並乞求速速還鄉。一個聖僧說:“此處離都城二十萬里。不過,只要你們心意到了 ,就不愁走不快。”又問靈期:“認識杯度道人嗎?”靈期連忙答道。“自然,對他很熟悉。”聖僧指著北牆上的掛囊、錫杖和缽說:“這都是他的東西。現在請你將缽捎給他。”並寫了一信藏於其中中,然後拿出一支青竹杖:“只管將它放在舫前,你們坐著不用動,用不多久就會到家。”眾人辭別,聖僧讓一沙彌相送,說:“沿此道走七裏便是舫,不必走原路。靈期等按聖僧聽說的做,只見舫飛起來,從山頂樹梢上越過,根本看不見水。只用了三天,便到石頭城,船入面秦淮河,竹杖不見了。
  
  靈期等人對聖僧感激不盡,燒香叩頭,遙遙祝願。船到朱雀門,便聽見一片嘈雜喧鬧之聲,眾人近前一看,原來杯度騎在一隻大船的船欄上,用大杖敲打:“馬呀馬呀,你為什麼不走?……”四下看熱鬧的人邊看邊大笑不止 。靈期等人尚向他遙遙禮拜,杯度一見,便放聲大笑:“哈哈,終於來了。”過去取了缽和信。杯度打開信看,靈期也湊上前去,卻一個字也不認得。杯度笑道:“哈!他們讓我回去呀!”又將缽拋向雲中,伸手接住,仔細端祥:“嘿嘿,這東西離我四千年啦。”自此,這個杯度便消失了,他臨走前,只在陳家門口貼了七扭八歪的六個字,陳家認了好半天,才看出是“福德門,靈人降”連忙燒香遙拜。
  
  都城的杯度仍在山林城廓間去來無定,並時常進行神咒。當時,庾常的一個婢女偷東西後跑掉,怎麼也找不到,庾常急得團團轉。後來想起杯度,便來問,杯度想也不想,說:“已死在金城江邊的空墳中了。”去找時,果然在。黃門侍郎孔甯子患了痢疾,派人來問,杯度歎一口氣:“哎!難好啊,我看見有四個鬼都受了重傷。”寧子聽後淚流不止:“……當初孫恩作亂,家裏讓軍人給搶了。雙親及叔父,都受了酷刑。”不久,寧子身亡。齊諧妻胡氏病重,多方求醫都治不好。後來他請僧人作齋會,其中有位僧聰道人,把杯度也請來了。杯度來後,只念了一次咒語病即痊癒。齊諧立刻拜他為師,並為他作傳,宣揚其前後事蹟。
  
  元嘉三年(西元426年)九月,杯度告別齊諧回京,臨走,留下一萬錢及許多物品,齊諧惶恐不已,說什麼也不收。杯度微微一笑:“收下,這是給我用的,我死之後,你為我設齋。”齊諧一聽這話,便含淚收下。杯度剛走到赤山湖,便患痢疾死了。齊諧當即為他設齋,並將他埋在南京的覆舟山。
  
  第二年,有個信佛的吳興人邵信得了傷寒,沒人敢治,最後只有悲傷地默念觀音。正絕望時,忽見一僧人來,自稱杯度的弟子,並勸慰他:“不用擔心,我師傅就要來了。”邵信流著淚說:“大師不是已圓寂了麼?怎麼能來呢?”僧人微笑道:“不難不難。”說著從衣帶上解下一盒散藥遞過去,轉眼便不見了。邵信猛然醒悟,連忙用藥,一服便好了。南崗下的杜哀僧,曾服侍過杯度,兒子病入膏肓,哀僧悲哀地望著面色蠟黃的兒子:“哎!再也得不到杯度大師的神咒了,當初他在……”第二天杯度忽然出現,言談舉止與往常一樣,治好病人,轉瞬即逝。袁僧疑是做夢,但看一看氣色紅潤的兒子,只有向空禮拜。
  
  元嘉五年(西元428) 三月八日 ,杯度忽然又來到齊諧家。當時呂道慧、杜天期、水丘熙等人正在齊家做客,大家一見,話都說不好了,只有誠心禮拜。杯度這次不似往日那麼樂呵,臉上略帶陰鬱:“天時運轉,無人能阻,這一帶凶災是難免了,你們要勤修福業,不可亂來。延賢寺法意道人德行非同一般,你們可去找他,把舊廟修一修,以免除災禍。”眾人無不淒然。正欲追問他的行蹤,忽聽空中有人喚他。杯度提起蘆圌告辭:“我要到交、廣(越南、廣東)一帶去,這裏就不再來。”齊諧等虔誠禮拜,揮淚相送。
  
  自此,這個奇模怪樣的僧人便絕跡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